前言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渴求一個有溫度的懷抱,可以讓我不要迷失在這冷情的世界裡,渴望,卻也是奢望
-
望著那站在前方的身影,心底只覺百感交集,何時那個總是嚷著要自己抱抱的小傢伙如今已長的這麼大了?往昔那矮小的身板早已抽高,甚至還高過於自己了啊……
唯一不變的只有那雙自己愛極的天藍色的眸子,還是那樣的乾淨,那樣的清澈
多麼自私的希望那雙眼眸只存在著自己的身影呢?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早已長大,不再是那個總是圍著自己團團轉的小男孩了
「欸欸亞瑟今天居然沒有反對HERO的意見嗎?你生病了??」打斷自己思緒的是你那過於大聲的嗓門,只見你一臉疑惑的走來,撥起瀏海頭就往我額頭貼近。


「咦沒發燒啊?還是說撞到頭了?」你擔心的自言自語著,殊不知你這樣的動作倒讓我回想起過去,你睡覺老愛踢被子,因此也常常感冒,那時候我也是這樣幫你量體溫的,只不過現在角色對調而已
「走開啦你這漢堡白痴,我好的很不用你來擔心!」一把將你推開,我狀似不悅的朝你罵著,天曉得我多懷念和你能再次這般親暱多久了。


可是我不能貪戀,因為我知道你不會願意回想起那曾經的自己
曾在我羽翼下天真活著,卻弱小的你
放眼看去現在的你是多麼強大?有幾個國家能和你匹敵?又或者是說各個國家不論明面上或私底下都要敬你三分
可惜了現在的你,也早已不復往日的純真了。


「唔HERO可是看你怪怪的才來關心你喔!!如果真的有什麼不舒服要告訴HERO我喔!!」被我推開的你單手插腰,沒有發怒,卻仍是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你知不知道,你那樣的表情讓我很想哭
「我說我心痛,你願意幫助我嗎?」低聲說著,嘴角漾起一抹無奈的笑
「欸亞瑟你說什麼HERO沒聽清楚」你瞪大眼,似乎沒有聽到我嘴裡吐出的話
也是,我講的那麼小聲,你怎麼會聽到?


「沒事,我只是想提醒你開會時間已經結束,我想走了」挑眉,一臉不悅的看向手錶
「時間到了?唔唔那就散會吧!亞瑟你要真有什麼不舒服要記得打電話給HERO啊!」聽到時間到了你立刻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快速衝到外頭前還不忘回頭叮嚀,我點頭,示意知道了
「亞瑟先生」看著你離去的背影,身後驀然傳來一道清脆嬌嫩的女嗓,回頭一看
原來是久違的臺/灣。


「灣小姐,有什麼事嗎?」掛起溫文的笑容,紳士一向不能在淑女面前失禮的
「亞瑟先生,我想在我面前您不需要偽裝自己,您今日笑得很牽強,是因為瓊斯先生吧?」妳的眼神盯著我,而我的笑容也在妳的注視下緩緩收起
「什麼事都瞞不過妳呢……」嘆了一口氣,當初和妳交往時也是這樣,妳總能看破我的偽裝,就和他一樣
當初會被妳吸引也是因為妳那雙黑眸和他像極了,只是顏色不同罷了。


你們的眼瞳中都有執著,都有倔強,也都有著對現實的不服輸
你們太像了,無論是個性或是其他
而當初當我提出交往這個建議後,妳遲疑了許久後答應了,那時我想我是興奮的,因為我可以從妳身上窺見到他的影子
但是我卻忘了,小香曾經告訴過我,妳是一個極其敏感的女孩,任何事妳其實都看得很清楚,看得很明白,只是妳願不願意去說破而已
直到那天,妳一臉平靜的告訴我那句話後,我想我在妳的面前徹底失去了尊嚴,因為妳說了
「亞瑟先生會和我交往不過只是想從我身上找到和瓊斯先生相同的樣子而已吧?」


那一瞬間我完全愣住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從何看出來的
對上我疑惑的眼,她也只是輕輕的笑了笑
「因為亞瑟先生的眼瞳裡,從來不曾有我的存在,我想這裡也沒有過吧?」妳纖細的手指指著我的左胸,我找不到任何
話來反駁,因為妳說對了
語塞,我只能默默的看著你。


「我知道亞瑟先生在想什麼,因為我讀的懂你的情緒,但是瓊斯先生呢,他卻甚至不知道你依然深愛著他,自始至終從來沒有變過
你不該這樣做的,這樣只是在折磨著你自己罷了」我還記得那日妳墨色的眼瞳變得深邃,連我都看不出任何情緒的深邃
「所以說,我們分手吧,對你我都好」妳白細的手拍了拍我的肩,接著妳站起,離去
留我一人在房子裡失神了很久。


「是啊……還是因為那個混帳呢……呵」自嘲一笑,刻意忽略妳眼底那抹憂慮
「亞瑟先生……還是不願意去嘗試嗎?」妳淡淡的語氣卻像是棒槌一樣字字句句用力敲擊在我心上
不得不承認,妳又說對了。


「您從來不去嘗試,怎麼會知道結果?您自己一個人在那糾結,他知曉嗎?不,他並不知道,那您這麼痛苦又是為了什麼?」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不敢去嘗試
看著沒有說話的我,妳只是嘆了口氣,沒有說話,接著妳也舉步離去
眼角瞥見的是妳走到門口,本田菊的身旁,看著妳笑得燦爛的模樣,心頭就一揪。


太刺眼了啊,那樣的笑容
和他簡直一模一樣啊……
「我何嘗不想告訴他……可是我不敢啊……」
空蕩的會議室,迴盪著的是帶著濃濃哀傷的
輕輕嘆息
/fin/
天我居然打出人生第一篇BL 了!!!
雖然還很清水可是我做到了啊!!!!
媽我佩服我自己QW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妲 的頭像
黑妲

青天無淚

黑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